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?>?微信二维码 ? 正文

第117章 秦 之好


  这时期人们结婚大都在晚上进行, 因为白天是要拿来抓生产、搞革命的!

  于是这天, 李向阳如常早起, 如常洗漱吃饭。做完这一切后, 看着还有点剩余时间,就跑去把事前准备好的, 装裱好的主席像挂到了新堂屋的墙上。

  左瞅右瞅, 满心欢喜。

  今儿晚上之后, 他也是有媳妇儿的人了!

  临出门前, 红果儿忽然拿出了一套红色列宁装,递给她爹:“爹, 你咋把新娘礼服都忘了?”

  他吓了一跳:“穿红的那是封建旧习, 城里人现在结婚, 穿的都是工作服,至多在胸前戴朵大红花就算完事儿。本来今晚来的人就多, 到时候有多少双眼睛看着咱们啊!”

  “看着就看着!封建社会能穿列宁装吗?你要实在觉得不太好, 问问秦爷爷不就得啦?结婚这种事, 一辈子说不准就只有一次, 你也好意思亏待黎阿姨?”

  看,多有道理啊!

  李向阳头一次去京市, 给女儿带的礼物就是几套小衣服, 还有两套列宁装。这列宁装原本就是十几、二十岁的姑娘穿的。

  他当时以为自己这辈子, 没机会再去首都了。首都的成衣又远比小地方的好,他下意识就把红果儿以后当大姑娘时要穿的衣服都买了。

  现在小姑娘还没长成大姑娘呢,为了他的婚事, 她到自己把这衣服拿出来了。

  “怪爹想得不周到,爹等会儿就请假上县城,给你黎阿姨买新嫁衣去。”

  红果儿认真地道:“爹要是觉得亏欠了我,以后就加倍对我好呗!千万别把衣服还回来,我等着你加倍对我好!”

  李向阳哈哈大笑,心里的愧疚感一下子降了下来。

  他弯下腰,平视着红果儿,一只手轻轻拍在她肩膀上:“你永远都是爹的亲闺女。你也永远都是爹最重要的孩子。”

  红果儿眼眶湿润了。但她马上叉着小腰,又萌又霸气地道:“呐,你自己说的!要是以后你不疼我了,我就不要你了!我就离家出走!让你再也找不到我,哼!”

  小红果儿平素一贯懂事,突然露出这样的一面,李向阳忍不住就心疼起她来。

  她这样当然不是无缘无故的。

  即使父女俩彼此都觉得,对方和自己之间没有血缘,却胜有血缘。但那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。

  红果儿确实不是他亲生的。

  现在,他要有自己的媳妇了。过得一两年,他亲生的孩子就会出世。

  他能懂得她心里的惶恐。

  只是这傻孩子,明明心里惶恐如斯,却一直在为他的婚事忙碌。

  他鼻子一酸,心下柔软,一把将女儿搂入怀里:“没有我们家果儿,就没有爹的今天。不管我以后会不会有自己的孩子,果儿都是爹的心头肉。爹这辈子都会记得,是咱家果儿成就了爹!”

  红果儿把脸埋在她爹肩窝里,眼泪终于下来了,喃喃地道:“爹,你知道吗?也是因为有你,才会有现在的我……”

  李向阳微微一怔,表情温暖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。

  红果儿心里清楚,他永远都不会明白,他不只是救了她的命,他给的那些温暖,对一个孩子的帮助有多大。

  因为他,她才没有成为一个怨恨亲爹亲娘,觉得整个世界都对不起自己的胸襟狭隘之人。因为他的那些热血举动,她才能成为一个善良,愿意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的人。

  她才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啊!

  她有时候甚至会这样想,幸亏谢巧云不要她了。什么样的人,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孩子。

  她不敢想象自己会被她教成什么样子。

  而现在,她是喜欢自己当下的样子的。

  她把头埋在她爹怀里,埋得更深了。

  谢谢你,阿爹……

  ***

  李向阳后来真跑去问了秦书记,问这红色列宁装到底能不能穿?

  秦书记答复了能穿,他这才美滋滋地跑去找了黎燕燕,把衣服给她。

  两个年轻人又靠一块儿说了好一阵话,这才依依不舍地散去。

  中午,李向阳脚不停蹄地跑回家,准备晚上的婚宴——就算人家自带吃食,你总得把喜糖备上,把宴客的桌子备上不是?

  谁料,他还没走拢,远远地,就瞧见一大拨人在往他家搬东西。

  走近一看,有送贺礼的,有带凉菜来的,还有带糕饼的。甚至有些人还自带桌子!

  差点没把他看呆!

  这都什么情况?

  侯秋云正喜滋滋地接东西,一看到儿子回来了,连忙把他往外推:“得嘞得嘞,这儿有的是人帮,你忙你的去吧!”

  诶?结婚,新郎官都不用搭手?!

  隔壁的金银花乐呵呵地把一把椅子往院子里搬,一边说道:“向阳啊,听你娘的话。这儿没你什么事儿,你在这里挡着路,还反而给大家添麻烦呢!”

  牛翦他爹力气大,手也大,靠着巧劲儿,一回搬了四把椅子。附和他娘道:“老弟,你还有空在这闲站着?还不赶紧上公社借匹马,晚上好把新娘子驮回来啊!”

  “用马驮,哪儿能显示出我媳妇的高贵啊!当然是我驮她!”

  “哈哈哈哈,还没拜天地,就已经成耙耳朵了?”

  “啥叫耙耳朵?我这叫尊重女性!”

  下午上班,李向阳就有点坐不住了。坐那儿看文件,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

  他费了半天劲,努力理解文件里的意思。可那些字就好像是在跟他玩游戏似的,明明落入眼帘了,分开认,每一个字他都认识,也读得出来。可读半天,他就是不知道它们讲了些啥!

  试了好多次都不成。得嘞,他也不勉强自己了,伸手去摸摆在办公桌旁边的大红花。

  这花代表着他今晚新郎官的身份。是他一个毛手毛脚的大男人,费了好大功夫才做出来的。

  看上去栩栩如生,层层叠叠,一点儿不比那些小媳妇做出来的差。

  他摸了一遍又一遍,好容易捱到下班,戴上大红花,就噌的一下冲出了办公室!

  两家事先就说好了,新娘子从黎家的新院子出嫁。

  请一队吹吹打打的乐队,还有坐花轿之类的老习俗是没法儿为她做了,但至少他还能用驮着她回家,作为表达诚意的方式。

  他一路快走,很快就走到了黎家新宅子。

  那儿早就围了一堆人,黎老爷子和黎老夫人正一人拿着一盘糕饼,给大家发饼吃呢。

  也不知道是谁出声笑道:“哎呦,新姑爷驾到啦!”

  大家饼也不吃了,全部围过来,跟李向阳贺喜:

  “新郎官儿,恭喜呀恭喜,从今儿开始,你家里就多了一个人跟你一道尽孝啦!”

  “才升了正社长,今儿又把婚结了,双喜临门呐双喜临门!”

  “新郎官儿,你动作慢点儿啊,听到鞭炮声再把新娘子背出来。你可记住了啊!”

  李向阳正要跟大家说谢谢,就听到鞭炮的事。他赶紧问了一声:“现在不是不兴放鞭炮了吗?”

  那人回道:“那是你不能放!不代表我不能放!咋的啦?我没事儿,放几个鞭炮听听响儿,还犯了哪条国法了?”

  说着,又凑到李向阳耳边:“待会儿我走远点放,保证别人说不到你头上去。”

  人家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他还能说什么?这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啊。

  他也就默认了。然后赶紧跟丈人丈母娘行礼:“爸、妈,我来接燕燕了。”

  黎妈妈看着这个女婿,可是千顺眼万顺眼。在黎家遭逢大难时,他不仅没有撇开他们,还帮着他们度过了难关,这人品就着实令人佩服!

  她上前拉住李向阳,把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女婿手里:“好。好。快去。”

  李向阳吓了一大跳,赶紧把红包往回推:“妈,您这是干嘛?要给也该是我给啊!”

  黎妈妈笑道:“那些都是老规矩!你自己不也说了?现在不兴那一套了。”

  两人推来拒去的。

  其实真要照老规矩,新郎得塞“门缝钱”、“催妆钱”,新娘的父母也得塞“改口钱”。这塞来塞去的,也着实有点乱。

  黎父看不下去了,提醒二人道:“还是让向阳先把燕燕接出来吧。宾客们都等着呢。”

  结果黎妈妈的钱,还是没塞成功。

  黎父凑到老妻耳边:“你等会儿偷偷塞给燕燕。给她,就跟给女婿是一样的。”

  黎妈妈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李向阳挤过人群,终于挤到了黎燕燕的闺房,喊了声:“媳妇,我来接你了。”

  “谁?”门里的人故意问道。

  “我啊,还能是谁?”

  “你是谁?”

  周围人全部笑呵呵凑过来看新娘子为难新郎。

  李向阳被看得不好意思了,对屋里人说道:“你开条门缝儿,我就告诉你,我是谁。”

  里面的人似乎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依言开了道小缝。

  李向阳从襟前的包里,摸出来一枚金灿灿的戒指,满脸喜气,又期期艾艾地塞了进去。

  里面安静了一瞬,很快,新娘子就啐了句:“俗。”

  可把外面的人笑翻了!

  “哈哈哈,金戒指都敲不开新嫁娘的门!”

  “你看看你,俗气了不是?用钱来敲门。你应该请一本红宝书来敲门才对嘛。谁还敢为难你啊!”

  “哈哈哈,这回吃了闭门羹了!”

  李向阳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。

  大家伙儿正笑话他呢,屋里的人却忽然开了门,一个美人儿穿着红色的列宁装,俏立门口:“你们别说他了,我……我就喜欢他的俗……”话没说完,脸儿已经羞红得艳似桃李了。

  这回,大家谁也笑话不出来了,谁叫新嫁娘颜色太好,看呆了众人呢?

  人人心里都在感叹,老李同志运道也太好了吧。官运亨通不说,娶个媳妇还这么美。

  李向阳也看呆了,他还从没见过她穿红衣的样子呢。

  明明没有化妆,脸儿却胜过涂粉,嘴唇也赛过朱脂。

  直到外面响起震天价的鞭炮声,他才回过神来,转身蹲到新娘身前,把她驮了起来。

  那柔似无骨的身子顿时贴到了他背上,他心里一酥,差点就溺在这温柔乡里。

  好在还有一点理智在,忙扭头对她道:“媳妇儿,咱们回家。”

  “嗯。”黎燕燕轻轻回他。

  他背了一路。

  她也在他背上安静地呆了一路。

  虽说没有乐队吹吹打打,但热心的乡亲们却是跟着新郎官儿一路送亲。

  黎家的新宅子跟李家的,离了有二里路远。李向阳最初背得还轻松,后来也渐渐有些乏了。

  这些可爱又喜欢调侃人的乡亲们,一个个还喳呼道:“快到了,就快到了!别松劲儿啊,今晚就有热被窝睡了!”

  把新娘子臊得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
  为了给李向阳鼓劲儿,有人还唱起来了:“想亲亲,想得我手腕软,呀呼嘿!拿起个筷子,我端不起个碗,呀儿呦!”

  立马有毛头小子装出女声,唱道:“想亲亲想得我心花花乱,呀呼嘿。煮饺子,我下了一锅山药蛋,呀儿呦!”

  周围还有人大声打气:

  “加油!加油!”

  “加油!加油!”

  新娘子更不好意思了,脸完全贴到了李向阳背上。

  察觉到黎燕燕的害羞,李向阳心里像调了蜜一样。嘴里却招呼着:“成……我不松……劲儿……你们别唱了……大白天儿的……臊得慌!”

  “哈哈哈,新娘子还没害臊,新郎官儿倒先不好意思了!”

  “今晚上闹洞房,看你怎么办!”

  “今晚肯定得把他灌趴下啦!闹什么闹啊?大口喝酒最爽快!”

  倒是没人再唱了。

  远远瞅见自家院门时,震天的鞭炮已经又响起来了。

  走近了一看,秦书记居然也带着党委办的人过来贺喜来了:“向阳啊,我们也过来跟你讨一杯喜酒喝。”

  “中!中!”李向阳背着黎燕燕笑道。

  “赶紧先拜堂吧!”

上一篇:四本穿书文,她穿越到小说中,成反派亲妈,和影帝生下反派儿子!
下一篇:随身空间修真女穿六零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随身空间修真女穿六零

本网内容均为转载,仅表明原作者的立场和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的立场或观点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可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。 Copyright 2016-2019 利君博影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...

二维码
男人和女人做人爱456视频